對中梵建交的五個爭議和疑問|Prisca Ho

文: Prisca

 

早前湯漢樞機一篇題為《中國教會與普世教會的共融合一》一文引起激烈的迴響,身為香港天主教徒,似乎必須開始正視中梵關係問題。香港一向不多人關注中梵關係,認為事不關己;當然此事可能與不少人對於中國人的身分認同越發減低,可是教會作為一個共融的團體,不得不關注。當梵蒂岡的橄欖枝向中共政權的魔爪伸出,我們應該忍耐-耐心等待中共政權軟化,還是力挽狂瀾,避免這個教會陷入步步妥協,最終被迫改變之地?

深知很多人比筆者更認識中梵關係的歷程,若有任何錯漏,請不吝指正。以下將簡述背景資料及事件爭議數項,讓更多人關注此事,引起討論。

 

天主教在中國

中國天主教愛國會於1957年中國天主教第一屆全國代表會議成立,從此中國的主教晉牧脫離羅馬教宗的批准,實行自選自聖。大概大家對中國教會的印象十分模糊,另外的印象可能只有上年浙江強拆十字架。這是借浙江省政府「三改一拆」之名而進行的行動,自2013年開始在全省深入開展舊住宅區、舊廠區、城中村改造和拆除違法建築。據報過去的兩年中,當局拆除了1200到1700所教堂上的十字架。此外,溫州亦推行「五進五化」-政策法規進教堂、健康醫療進教堂、科普文化進教堂、扶持幫困進教堂、和諧創建進教堂以及宗教本地化、管理規範化、神學本土化、財務公開化、教義適應化。

 

另外,中國教會目前仍然沒有被宗座承認的主教團,因爲「那些與教宗共融然尚未獲政府認可而被稱爲『地下』的主教們,都不在其中。相反,卻有那些直至今日尚未合法的主教,且其規章內也含有與教會教義不相容的因素」。

 

中梵建交並非一時三刻之事,只是近來進展迅速,似乎很快就會有雙方滿意的協議(更因應慈悲禧年,據報將會特赦幾位非法主教)。

 

爭議一:自選自聖主教問題

中梵關係其中一個最大的矛盾點在於中國自選自聖主教違反教義。梵二文獻的《教會憲章》:「主教們的法定任命,則可按照未經教會最高的普及權力廢除的合法習慣而為之;或者按照上述權力所規定或認可的法律而為之;或者由伯多祿的繼承人直接任命之;如果教宗拒絕或不給與宗座的共融,則不得授予主教職務」。耶穌給予聖伯多祿牧養教會的職務,作為第一任教宗,只有他才有能力將這個權力下放(意即「聖傳」)。此外,《天主教法典》第377條5項亦指出:今後不再授予國家政權任何選舉、任命、推薦或指定主教的權利及特恩。

 

可是,湯樞機一文中指出:「任命主教時,會根據特殊處境選擇不違背教會信仰原則以及共融的具體方式。為任命中國教會的主教,宗座有權利專門針對中國教會的情況而制定特別的法規,這並沒有違反教會信仰原則,也沒有破壞教會共融合一。」

 

此文以大量篇幅說明共融的重要性,並指出只要沒有破壞信仰原則,中國政府自選自聖主教是可以在能使中國教會與普世教會共融的前提下容忍的。當然筆者神學基礎沒有各神長紮實深厚,未必能夠看到信仰原則與教義之間的微妙分別,可是實在不能理解-如果這些中國政府底下的主教的確效忠共產黨,梵蒂岡仍然要追認他們嗎?雖然他們是「有效」的主教,但始終是「非法」的。有說教會要寬恕、要讓他們有機會重歸普世教會,所以不能剝奪這次談判的大好機會。可是,看過歷史,實在難以相信共產黨會回心轉意,實在難以如樞機所說,「視中國人與中國的執政者同樣是追求聖善、正義等普世價值的朋友」。

 

爭議二:能否保障中國教友信仰自由

此外,湯樞機指出,「聖座與北京對話的目的,正是為了爭取與保障憲法賦予中國天主教會應有的宗教自由與權力。聖座希望通過對話,指出天主教會尊重國家的合法主權,尊重執政者的正當權力、責任及國家法律」,以及「堅持不懈與中國政府對話,目的並非要犧牲教會的信仰原則及共融,而是通過對話與談判努力使中國政府理解教會信仰原則與共融的真正意義,使中國政府不再心生疑慮,進而撤銷對中國教會種種不必要的管理措施,保護教會信仰完整及共融。」

 

讓我們看看《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二章第三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人不得利用宗教進行破壞社會秩序、損害公民身體健康、妨礙國家教育制度的活動。宗教團體和宗教事務不受外國勢力的支配」。可是試問,梵蒂岡是否屬於上述提及的「外國勢力」?中共政權若視教會為思想改造的工具,會否真的願意讓教會入國?當種種跡象表明談判所得的是「名為中國的教會」,而非「教會在中國」;仍然相信「對話」,是否太天真?

 

教宗本篤十六世《致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天主教會的主教、司鐸、度奉獻生活者及教友的信》中提到:「爲了教會與國家之間的合作,每一主教團要和地方政權維持適當及有益的往來。當然,在信仰和恪守信仰生活 (fides et mores信仰和道德、聖事生活)等純屬教會職能範圍的事務上,主教團不能屈從任何政權。」如此可見,教會不容許主教屈從政權,中共政權亦不容許主教服從梵蒂岡此「外國勢力」。於此前提下,還能作什麼談判?梵蒂岡為共融作出的讓步,真的能保障中國教友的信仰自由嗎?

 

爭議三:實行性

湯樞機一文曾以「越南模式」作例子闡釋「教會任命主教時能根據特殊處境選擇不違背教會信仰原則以及共融的具體方式」。到底什麼是越南模式?「主教祝聖的『越南模式』是梵蒂岡尋找候選人,然後向政府提名以獲同意。一旦河內通過,聖座將正式任命主教;如果越南拒絕,梵蒂岡將被迫另外提出候選人,直到找到雙方共識的候選人。」這個可能是其中一個處理的方法,且的確是沒有違反樞機文中所提及的任命主教原則,即是:「教宗在自由任命主教時,會徵詢教會內人士的意見,從一些候選名單中,選擇最合適的主教人選;這些教會內人士包括:該教區所屬教省內的其他教區的主教們;該國主教團的眾位主教;該教區現任主教或前任主教;教宗使節。」即便如此,是否追認中國政府官方任命的主教為教會正式主教?這些主教遵從來自梵蒂岡,還是中共政權的指示,不得而知。

 

此外,若共融,教會所訂立的規範是否很多都要漸漸「中國化」-包括聖堂內裝飾,十字架設計,彌撒儀式等?若開了先例(即是追認主教),中國政府會否得寸進尺?為了普世教會進入中國領土-所謂的共融-而摒棄規範是否值得?教會態度是否應該那麼軟化?

 

爭議四:教友應否對此事發聲

湯樞機指出:「有些人擔心聖座與中國政府之間的對話會犧牲地下教會的合法權利,例如有人擔心地下被監禁的主教被羅馬的談判者遺忘。我認為,這種擔心會表達對於聖座對中國教會之愛的不信任,這種想法對於聖座及其委任的談判代表無疑會是一種冒犯,實在不應該出自我們天主教徒的內心。」

此外,教宗本篤十六世的書信中亦提及到有時候神職人員被迫做出與信仰違背的事,但也希望全體司鐸和教友即使未能同意,但都要痛苦地接受,從而維護教區團體與其牧者的合一。

 

看到這裡,不禁自問:教友應否,或能否對此事發聲?主教、教會的說話是否必須正確?教會,不只包括主教和教宗,也必須包含教友。若教友認為教會領袖錯判,能否發聲?什麼是「不應該出自我們天主教徒的內心」?教友為教會好才會發聲;若有錯,教會領袖大可指正,但當教友堅持教會本身規範和教條,是否還是錯?

 

爭議五:是否應無視中共政權對人權的打壓而建交

教宗本篤十六世的書信中提到:「與合法的政權持續衝突並不能解決現存的問題。但同時,當政權不恰當地干涉教會的信仰和教律時,我們亦不能就此屈從。政權知道得很清楚,教會訓導教友在其國內要做個好公民、做個尊重且積極於公益的合作者。但是,教會亦同樣清楚要求國家,尊重真正的宗教自由,保證同一的天主教公民能完整地生活他們的信仰。」似乎梵蒂岡對中國的人權自由問題採取一個比較消極的態度,可是人權自由為信仰價值之一,為了教會共融而喪失,值得嗎?我們生之為人,本應有基本的尊嚴;當政權未能尊重每一個天主的創造,踐踏人權自由,教會仍能袖手旁觀嗎?有說建交只是為了改善中國的信仰自由,使中國教會與普世教會共融,但此舉某程度上已是表示梵蒂岡對這個政權的肯定,對此仍默不作聲,是否摒棄了我們信仰的價值?

 

結語

中梵建交近在眉睫,為了促進中梵建交,香港會否被下指示對中國人權狀況、香港民主自由噤聲、台灣被迫與梵蒂岡斷絕外交關係,一切皆未知之數。只是,我們關注的不只是教會的傳統可能會被破壞,也是中國地下教會的存亡,以及中國教會能否真正在中共政權下與普世教會共融。身於相對自由的香港,我們仍能自由地參與彌撒,仍能從容地走進聖堂,仍能大聲地宣告自己是天主教徒,仍能自由地發表這篇文章,大概是我們的幸運,但正因如此我們更加不能對這事視而不見。

 

資料參考:

《天主教教理》:卷一。

http://www.vatican.va/chinese/ccc/ccc_zh-t-0050.pdf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二章:公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

http://www.gov.cn/ziliao/flfg/2005-06/14/content_6310_4.htm

 

天亞社,《【評論】湯漢樞機:中國教會與普世教會的共融合一》。

http://china.ucanews.com/2016/08/04/106012/

 

天亞社,《【評論】也談以「越南模式」任命中國主教》。

http://china.ucanews.com/2015/03/20/%E3%80%90%E8%A9%95%E8%AB%96%E3%80%91%E4%B9%9F%E8%AB%87%E4%BB%A5%E3%80%8C%E8%B6%8A%E5%8D%97%E6%A8%A1%E5%BC%8F%E3%80%8D%E4%BB%BB%E5%91%BD%E4%B8%AD%E5%9C%8B%E4%B8%BB%E6%95%99/

 

沈旭暉,《中梵關係的「越南模式」》。https://www.facebook.com/SimonIRBasilica/photos/a.210677239306634.1073741843.193368377704187/219082025132822/?type=3&theater

 

《教宗本篤十六世致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天主教會的主教、司鐸、度奉獻生活者及教友的信》,2007。

http://www.cardinalkungfoundation.org/ar/pdf/ARpapalletter2007tc.pdf

 

Reuters. After decades of mistrust, Pope pushes for diplomatic breakthrough with China. July 14, 2016.

http://www.reuters.com/investigates/special-report/china-vatican/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