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曙暉轉載】死亡是最後的召叫--悼何英俠神父

何神父現安葬跑馬地聖彌額爾墳場。 死亡是最後的召叫--悼何英俠神父

文:Johannes Yokmong (原文刊於港大Katso 2015家書三月號)小題為編輯所加

【曙暉轉載】三月三日晚,我收到Louis的Whatsapp訊息,內容是:

大家敬愛的何英俠神父,

於今日,

二零一五年三月三日,

晚上十時四十九分,

在伊利沙伯醫院,

呼出最後一口氣,

與世長辭,安息主懷,

享年八十三歲。

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在九鄧(聖母進教之佑會院)一個不小心跌倒,頭部撞到硬物,血流不止,撐不過二十四小時,何英俠神父去世了。

何神父1931年在澳門出生,是慈幼會神父。

何神父1931年在澳門出生,是慈幼會神父。林偉基(Joseph)攝

突然離世

雖然教友Louis在Whatsapp講得很嚴重,他在Whatsapp中說何神父「快要離世了!醫生救不到他了!」也真的沒想到他早上跌倒,晚上便永遠離我們而去。

何神父去世當天的下午,我正要去銅鑼灣中央圖書館借書,為下星期的Presentation做准備。從地鐵站往圖書館途中,碰巧在銅鑼灣燈籠街遇到在中學曾教我聖經的Carlos,張心銳修士(他最近變成執事了,但我習慣叫他修士),幾年不見Carlos,他樣子老成不少,也胖了點。

本來我有打算晚上去QE看看何神父,見到Carlos,我立即追問何神父的情況,他的回應是何神父的情況還可以,叫我不用擔心,於是打消念頭。

「摺拉把」直至圖書館閉館,去天后M記隨便買了點東西吃,再去科大找一友人,回家時已近子夜,並同時收到他的死訊。

跌倒、流血、入院、昏迷、搶救、去世,不過十幾小時功夫,何神父與我們永遠陰陽兩隔了。

促唸經慢點

何神父為人處事嚴肅,認真,是我當年在九鄧眾多神父中最有威嚴的一個。他對教友的唸經速度甚是執著,多次在講道在公開對教友急口令般的讀經速度表示不滿。

他在講道中講了好幾次,可是,快速讀經是華人多年來的習慣,他一人之力難以改變,勸說無效,他也不再說了。

跌倒、流血、入院、昏迷、搶救、去世,不過十幾小時功夫,何神父與我們永遠陰陽兩隔了。

後來,他想到起了另一個方法,間接提醒教友或同學放慢速度,在誦讀中仔細思考經文的含義,從祈禱中有所深化,於是,每一次講道後唸信經,在每一句的句首,何神父都會故意對准麥克風,唸得特大聲,速度卻是漸慢,試圖影響他們的誦讀速度,不過大家似乎都沒有注意何神父的良苦用心,繼續堅守自己一貫的節奏,絲毫沒有被擾亂。何神父也只有愈唸愈細聲,避免與大家聲音不同步,靜待適當的時機「忽然大聲」。

我們永遠懷念何神父那在一片和諧的誦讀聲中總是稍顯突兀的聲音。

學識淵博

何神父宗教方面的知識淵博,不單是同學,九鄧老師,若有宗教方面的問題,問何神父准沒錯。

預科時,中國語文及文化科老師Miss Ho亦表示備課時曾請教過何神父。她教我們二十四節氣時,提到復活節日子的計算原來與中國傳統節氣中的春分有關,春分及初十五後第一個星期日便是復活節,並著我們有興趣多了解可以找何神父,「他是專家」。

以教區神父數量之缺乏,可以想像何神父被大大小小各種事務等著他處理,但他永不言休,反而樂在其中,在生命的時光中為其他人燃燒自己的一切。

上主的話教導世人:死亡是終結,也是開始,生命的終點絕不是死亡,死亡反而是來世生命的開始。

八十三歲高齡,仍然擔任九鄧的宗教教育主任(編按:應該是何家輝神父,何英俠神父是曾是港鄧而非九鄧宗教教育主任),不光教導九鄧同學宗教方面的知識,亦教我們做人的道理;何神父的腰骨一直有毛病,腰椎生骨刺,病發時痛極,不能久站,入醫院做手術也無法根治,但他仍然執著地主持彌撒,堅持要參與大小堂區事務。

何神父不常笑,但我永遠記得他那發自內心,心滿意足的笑容;他不時忙碌地在在學校走來走去,總有不少學生熱情地對他打招呼。

人們對何神父的敬重,不光是因為他神父的身份,更是因為他的能力和犧牲精神,他用他那溫和而又堅定的語氣,給予我們心靈和精神上的指引。

何神父將他的一生都奉獻了給慈幼會,奉獻了給天主,數十年來,受他教導青年人成千上萬。

神父不能結婚,終生孓然一身。雖瀟灑一生,但也孤單。

上主的話教導世人:死亡是終結,也是開始,生命的終點絕不是死亡,死亡反而是來世生命的開始。我相信,何神父心中對他自己的離開是半點遺憾也沒有的。

但是道理是一回事,再也見不到何神父這個穩重可靠的長者了……

九鄧從此失去了一個可以信賴的良師,教會從此失去了一個值得尊敬的慈父,從此我們將在這片世俗的土地上,獨自向前行。

神父不能結婚,終生孓然一身。雖瀟灑一生,但也孤單;何神父操勞一生,願你在死後的世界可以好好休息,我相信,天上的主必定會願意接收你那高尚的靈魂。

何神父的學生 16th March, 2015 書

注:

家書三月號:http://issuu.com/hkukatsopublication/docs/march_family_letter_final

感謝讀者指出若干資料錯誤,已在文中更正

何神父現安葬跑馬地聖彌額爾墳場。

何神父現安葬跑馬地聖彌額爾墳場。(網絡圖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