曙暉焦點

【難民悲歌二】:我們沒有選擇|香企容

四月 7, 2017 // 0 Comments

漫長的等待   在香港,尋求庇護者申請成功的比例很低,據2013年的統計指出,大約10%的尋求庇護者被聯合國難民公署確認難民身份,在香港出入境事務處的酷刑申請個案中,則僅有0.02%的個案被確認,即是截至2013年,全港僅有7人的酷刑申請被確認。2014年,社團組織難民關注網絡(Refugee Concern Network)的統計顯示,香港13%的政治避難申請要等七、八年,29%要等九 【閱讀更多】

【永遠不出來?】(三)無性行為就無問題?專訪短暫的牧民小組

四月 6, 2017 // 3 Comments

同性戀問題在天主教會內基本上會避免提及, 更別說深入探討,教會又怎樣回應這些指控呢?   教會點睇? 天主教香港教區為牧養教會內同志教友,於2013年12月成立「天主教香港教區關顧同性吸引人士牧民小組」,但主教公署於二○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表示會重組教區婚姻及家庭牧民委員會,天主教香港教區關顧同性吸引人士牧民小組亦隨即解散。在這短短兩年的歷史中,我們找到他們也談談同性戀教友。(編按:訪問於 【閱讀更多】

【難民悲歌一】:離鄉背井為夢想|香企容

四月 5, 2017 // 0 Comments

教宗呼籲人道關懷 教宗方濟各曾公開呼籲:「歐洲每一個教區、宗教社群、修道院和每一座庇護所,都應收容一戶難民家庭。」為以身作則,梵蒂岡內的兩個教區先收容了兩戶家庭。後來,意大利一對富有夫妻Cristofer及Regina也響應教宗呼籲,買了一艘大船「鳳凰一號」,以救助難民,向偷渡船上的難民提供糧食、救生衣等,至救起超過227名難民。 另外,天主教徒佔65%人口的巴西亦表示將「張開雙臂」迎接難民。巴西 【閱讀更多】

永遠不出來?天主教同志教友眼中的教會系列(二):划到深處

四月 4, 2017 // 0 Comments

這一系列中,我們討論教會內的同性戀弟兄。這是一個極其複雜而敏感的議題,一方面教會以至教理確是明明白白要愛罪人,愛所有人,不能歧視,但事實上又是怎麼的一回事?同性戀弟兄又是否認同教會有恰當地牧養他們呢? 主教公署於二○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重組教區婚姻及家庭牧民委員會,天主教香港教區關顧同性吸引人士牧民小組已解散,在這之前,我們訪問了小組關於他們的工作和教會對同性戀人士的定位,或許我們可以從雙方的述說中 【閱讀更多】

【永遠不出來?】天主教同志教友眼中的教會系列(一)

四月 3, 2017 // 0 Comments

記者:林建忠、李明佑 這一系列中,我們討論教會內的同性戀弟兄。這是一個極其複雜而敏感的議題,一方面教會以至教理確是明明白白要愛罪人,愛所有人,不能歧視,但事實上又是怎麼的一回事?同性戀弟兄又是否認同教會有恰當地牧養他們呢? 主教公署於二○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表示會重組教區婚姻及家庭牧民委員會,天主教香港教區關顧同性吸引人士牧民小組將會解散,在這之前,我們訪問了小組關於他們的工作和教會對同性戀人士的定 【閱讀更多】

原則上的讓步,為我們帶來合一還是分裂?|Stephen

八月 24, 2016 // 0 Comments

文: Stephen 在今個夏天,教會出現兩宗關於合一共融的重要傳聞:除了有香港教友甚為關注的中梵建交外,亦有消息指出梵蒂岡會將曾經有成員被絕罰的聖庇護十世會以教會內自治社團的形式,重新納入天主教會。   或許有不少教友都未曾聽聞這是甚麼組織:聖庇護十世會由馬塞爾.勒菲弗總主教 (Marcel Lefebvre) 於1970年創立,是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之後成立的傳統主義運動團體之一。他 【閱讀更多】

對中梵建交的五個爭議和疑問|Prisca Ho

八月 22, 2016 // 0 Comments

文: Prisca   早前湯漢樞機一篇題為《中國教會與普世教會的共融合一》一文引起激烈的迴響,身為香港天主教徒,似乎必須開始正視中梵關係問題。香港一向不多人關注中梵關係,認為事不關己;當然此事可能與不少人對於中國人的身分認同越發減低,可是教會作為一個共融的團體,不得不關注。當梵蒂岡的橄欖枝向中共政權的魔爪伸出,我們應該忍耐-耐心等待中共政權軟化,還是力挽狂瀾,避免這個教會陷入步步妥協, 【閱讀更多】

祈禱完,然後呢?|Prisca Ho

七月 14, 2016 // 0 Comments

每年六四、七一,天支聯總會舉辦祈禱會。眾多基督徒聚集在一起,同聲歌唱誦讀。我想起了《十年.自焚者》中一幕講述有人自焚身亡後,基督徒團體於維園發起祈禱會,「每人手持燭光,不停禱告」。第一次看《十年》,其中一個最深刻的片段就是這段。今年七一祈禱會中提到我們基督徒要如「羔羊往狼群中(路10:3)」,無懼打壓持守真理,為真理發聲。只是,我們的祈禱會,或是祈禱會過後,是不是已經在「往狼群中」?還是我們從來都 【閱讀更多】

醫委會改革草案-關唔關我事?|Prisca Ho

六月 28, 2016 // 0 Comments

文:Prisca Ho 剛剛看到屈穎妍小姐《議會瘟疫》一文,指出梁家騮議員早前對於《2016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提出的十一萬項修訂為「議會的破壞病毒」。實際上,如果這個方案通過,香港每一個人,只要是會看醫生的,都會受到影響。這個所謂的病毒,實是對於市民福祉的一個力挽狂瀾之舉。 醫委會現行的組成為28人,是次的改革草案「4+0」中,政府希望加4位委任的業外人士至總人數32 人。 以下有兩個重點 【閱讀更多】

死後:我們剩下什麼?|Prisca Ho

五月 5, 2016 // 0 Comments

文:Prisca 近來我們迫著多次面對死亡:不論是令人默然的連環自殺事件、或是早前台灣有關應否對重犯執行死刑的討論。曾經你和我也可能腦海閃過自殺的念頭,是什麼停止了自己?是什麼讓自己重拾生存的意志?對於死亡我們可能恐懼,我們可能感到迷茫,甚至好奇。也許是時候,我們停下來靜靜思考生死和意義。 死後:我們剩下什麼? 身為醫科生,我想以一些上課的經歷切入這個題目。上解剖課,全班二百多人,十人一組,解剖室 【閱讀更多】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