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天主教學校有幾天主教?

我讀過兩間中學,一間在何文田,是基督教的迦密中學;另一間是在土瓜灣的老牌天主教男校鄧鏡波學校。

兩間都是有基督宗教背景的學校,校內的宗教氛圍卻是迥異,迦密校內的宗教氣息要濃厚得多。

行禮如儀    形式主義

外人不在鄧鏡波學校裡讀,不知底細,甫進鄧鏡波校園,左一個巨大的鮑思高聖人像,右一個聖母岩,校內一所聖堂,加上校園內前後左右皆是神父,必定誤以為校內十分有宗教氣氛。

實情是,除了課前唸天主經,放學唸聖母經外,天主教信仰離絕大多數學生十分遠,我猜是由於天主教福傳的工作,擔子都落在神父身上,但神父就那幾個,堂區的活動已有夠忙了,還要教書,及其他事務,那有時間精力向學生講聖經?

學校確實不時都有彌撒,瞻禮,但這些給大多數同學的感覺都只是走過場,學校要求學生參加,學生則被動參加。學生們參加這些儀式,人在,心卻不在,福音的話語並沒有在同學的心中紮根,行禮如儀的舉行了彌撒,就如風在湖面吹過,泛起了漣漪,風過後,湖面平靜如舊。

在鄧鏡波,神父管不了這麼多,加上公教老師不多,而天主教老師不會有基督教老師的那種傳教熱忱(如果他不主動提起,你絕對不會知道老師也是天主教徒),七年天主教學校生活,教友學生數目不增反減。

我讀預科那兩年,天主教同學少之又少,全班三十一人,只有三人,其中一個是我。

那時我們三個輪流帶放學祈禱,帶禱時,感覺怪怪的,當時我心中常常想,全班同學都是非教友,要他們跟著唸聖母經,有意思嗎?

孕育福傳文化

相反在迦密,福傳風氣之盛,公教老師的熱誠,現在回想起,當時我在迦密所受到的宗教薰陶實在非比尋常。

迦密所有教師都是基督徒,不時都有高年級的師兄師姐 Morning assembly 時到台上講自己信教的經歷,亦有在外地傳教的傳道人分享異國見聞;也有老師自發組團契或查經組。那時中文科的廖海麗老師,每星期都會花時間與我和幾個同學一起午膳,吃完一起讀聖經。

老實說,我對讀聖經不太感冒,加上自身是天主教友不免有門戶之別,覺得去基督教的活動不太好,但當時剛升中學的我英文不太好,應付課業非常辛苦,成績普普,那時家裡也有些問題,父母無暇顧及我,難得學校老師肯關心我,每星期跟我聊聊天,我也很樂意去。

在迦密,信教同學的數目隨年級遞增,很多同學也在師長的影響下決志信教,繼而每個星期日去崇拜,身邊教友同學眾多,信教成為一種潮流。基督宗教在迦密形成一種獨特的文化,薪火相傳,每一位入學學學生,不管本身有無信仰,願意不願意,都是接受這種文化的洗禮。

對比起基督教的活力,天主教會顯得陳舊。

天主教會有一種發生在年輕教友身上的現象--年紀愈大愈冷淡,初中常常去聖堂,中四五一時時去,預科基本上不去,造成這現象的原因不明。

教區不可以否認,讀大學仍保持返聖堂的教友鳯毛麟角,大學裡的天主教友頗多都是隱蔽教友,基本上不太去彌撒,生活中完全沒有信仰。

如此下去,天主教信仰可在香港持續多久,真令人擔憂。

當然,這兩間學校情況不反映全部真相,加上我中學畢業也有好些日子了,現時情況不大清楚。猶記得中學數學老師吳宇江曾痛斥我們:「講左幾多次,唔可以用particular case  証 general case?」

吳Sir 在黑板上寫下一例子:

Prove that X+Y=5.

Solution: assume X=2 and Y=3

then, X+Y=2+3=5

therefore,X+Y=5 is always true.

「某同學就係用咁既邏輯去証,therefore 三粒點仲要雞乸咁大隻!」

這例子我終身難忘,亦提醒我嚴密邏輯推論的重要性。我必須說,我的個人經歷只是特例,不代表全港天主教學校都是如此,或許有很氣氛很好的教會學校也說不定,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李奧

1 Comment on 香港天主教學校有幾天主教?

  1. 哈哈本人也是天主教學校出身,同意編者論點。最後那句,希望如此。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