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之後

相遇之後

在六月時,筆者有幸參與聯會的韓國「相遇之旅」,這十一天的旅程得到很多寶貴的經驗。由於這些體會實在太豐富,或許簡單些,介紹出我認為的三個「最」。

 

最「沉重」

正式行程的第一日下午,我們便去到「世越號海難事件」的公祭場地,看見三百多名學生的遺照,心情愈加低落,腳步有如牽著千斤重擔。可想而知,作為一班遇難者的家屬,面對自己的兒女離世,政府不願意去尋找真相,偏坦於為了賺取更多金錢而莾顧安全的船公司之下,是多麼的痛苦。再看看香港,一班南丫海難遇難者家屬,事隔近兩年,仍堅持尋找真相,但面對著政府官員互相推卸責任的情況,同樣感到悲憤莫名。或許,他們都十分需要我們支持,去把這些真相打撈出來。

alansiu

 

最「無奈」

這十一日的旅程中,有三日的行程是到了一個名為密陽的鄉村。這個地方面對與香港的新界東北一樣,甚或更嚴重的被發展危機。由於城市的發展需要更大的供電量,因而興建大量對人體健康有害的高壓電塔,鄉村更因而被割裂。因此,居民便以他們的力量去抗爭。

 

其中,在第二天探訪的一個鄉村時,有韓國電力公司的職員乘車前來,有警察把兩位阻擋車的婆婆拉開,因而其中一位便頓時用她瘦小的手去拍打警員的手掌。而另一個老人坐在路中心,與警察對話。

 

警察,不論在任何地方,都應該為市民服務,但是在不同的地方,都因為政府向財團傾斜,為了使財團獲得最大利益,因而要求警察粗暴對待示威者。上述這些行為,可見其實警察都是逼不得已,因此老婆婆用她們的手去打警察時,他們也只好無奈接受。正如香港的紀律部隊人員,即使他們有多麼渴望爭取真普選,但他們的意願在政府現時「保普選,反佔中」的旗幟下,被狠狠地壓制。

 

最「具希望」

縱使上面都提到的很多事都帶著相當負面的情緒,但是韓國人永不放棄的精神,真的令人佩服。在密陽的三日中,當地人縱然面對警權的威逼,但當我們到村落時,他們都很熱情去款待我們,毫不感受到有任何的怨恨。而Haja Production School所作的巡遊表演,不但令是對抗爭者的支持,更令我重新了解「快樂抗爭」的意義。

 

在香港,近年的社會事件也比以往有更長的延續性,例如以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作為例子,當財委會透過議會中多數人的情況下,粗暴通過這個前期撥款後,各位市民便已經約定把這個戰場延伸至城規會。這種與以往,一個議題完結後便不再繼續研究的情況相當不同。

alansiu1

另外,在出發前培育到馬寶寶社區農場的探訪中,當中所做的工作,如粉飾村屋、開辦不同興趣班等,也是「快樂抗爭」的方法,我們每一個人的力量雖然很少,但我們的參與便是對他們,對社會最大的支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