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不出來?天主教同志教友眼中的教會系列(二):划到深處

「你可以嬲教會,唔鍾意呢個教會,但你唔好放棄耶穌。」

這一系列中,我們討論教會內的同性戀弟兄。這是一個極其複雜而敏感的議題,一方面教會以至教理確是明明白白要愛罪人,愛所有人,不能歧視,但事實上又是怎麼的一回事?同性戀弟兄又是否認同教會有恰當地牧養他們呢?

主教公署於二○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重組教區婚姻及家庭牧民委員會,天主教香港教區關顧同性吸引人士牧民小組已解散,在這之前,我們訪問了小組關於他們的工作和教會對同性戀人士的定位,或許我們可以從雙方的述說中,為上述的問題尋找答案。

划到深處

天主教會內同志的另一個難題是辦告解。不光是教友有偏見,有同志認為部分神父也對同志教友不友善。有同志教友直言,想辦一個好的修和聖事,真的要看彩數,就像買六合彩。

好運遇到一個好的神父可以打開心屝互相傾談,「你會覺得係天主既恩賜。」一旦運氣不好,修和聖事將無法修和,John曾遇到一個「好硬」的神父,辦告解時,神父對他說:「如果你唔認你係犯緊大罪,我唔畀你領聖體。」

該位神父這一句說話,John離開天主教會有近四五年。直至有一次偶然聽其他神父講道理說:「明白教會可能傷害到好多人,你可以嬲教會,唔鍾意呢個教會,但你唔好放棄耶穌。」他返回天主教會。

「我返返去唔代表我嬲完。果一刻我真係好嬲,你諗下聖經入面既耶穌,當年猶大背叛,耶穌都有畀聖體佢,佢憑乜野?」

香港不少神父對同性戀議題,對同志認識都未必很深。

另一位同志天主教友徒Emmanuel曾在告解時向神父講出自己有同性戀傾向。當時他還是中學生。

該位神父掏筆,找來一張紙片,在紙上寫了四個字 ,「新造的人」以及一個電話號碼。「你去搵呢個機構啦,個機構幫到你架」,Emmanuel一查,發現機構標榜同性戀罪大惡極,是因為著魔才變成同性戀,因此,透過祈禱、守齋、及不同的儀式驅魔後便可以擺脫傾向。

很多同志日教友都想靠近天主,渴望與其他人同行,「但每每行近,都會感受到教會的大門打在我的面上,」Fatima說。

她沒有因此卻步,繼續學習關心身邊人,但在過程中比一般教友吃更多閉門羹,有更多被排斥的經驗。更多人,屢次被拒,受盡傷害後,從此離開教會,遠離天主。

牧羊人與羊的關係

香港教區內並非所有人都批判審視的眼光看待同志教友。有同志教友向記者表示,有些神父「好有心」,尊重同志,但卻堅決拒絕透露這些神父的身份。

「我都要保護返個神師,如果我同你地講左,邊個邊個幫我地,教會知道可能會打入冷宮,我都唔想佢被人排斥。」

神父與教友之間,互相關心對方安全, 這種教人無奈的牧羊人與羊的關係,側面顯示出教會在牧養同志信友方面有非常大的改善空間。

「當遇到友善既神師,做左一台彌撒,好多人係感動流淚。」為此,John極為困惑「點解要咁委屈返教堂?主既盛宴唔係應該個個受邀請,點解會搞成咁?」

這些教友的擔心並非多餘,美國修女Sister Jeannine Gramick(上圖)創辦了New Ways Ministry關顧同性戀人士,教廷指她在牧養同志時,沒有高舉教會就住天主教教理,沒有強調教會裡面關於同志的訓導。

同志教友與神父雙方都必須小心翼翼,「我搵神師之前,都驚佢畀人標籤。」John說。

其實不光是神父接觸同志會引來非議,教友Bernadette講述多年所見所聞:「如果有人同一啲同志教友熟啲,周邊既教友就會覺得好有問題,你點解要同佢咁熟?其實同同志做朋友都好慘。」

難以信任天主教會

天主教會為牧養同志信徒,成立天主教香港教區關顧同性吸引人士牧民小組。但同志教友都表示對此類組織抱有戒心。

「在不安全,也不對等的情況底下,點接觸呢?根本無辦法,一個咁大既教會,製造咁大既壓力,我地可以某某然行入一個小組,而覺得自己安全?呢個好難。」

湯漢樞機頃任命以下各位為新成立的「教區關顧同性吸引人士牧民小組」的委員,任期兩年,本年十二月一日起生效:陳培佳博士(主席)、李亮神父(顧問)、吳智勳神父(顧問)、譚傑志神父(顧問)、康貴華醫生(顧問)、蔡定國醫生(顧問)、郭偉基神父、屈淑美修女、陳乃國博士、朱麗英女士、李簡敏儀女士、麥淑儀女士、文家安先生、唐敏忠先生、姚順好女士。

以上教區公告同志牧民小組的成員中,一個同志成員也沒有。同志教友對此十分懷疑:「如果你有心搵一個同志去反映同志既聲音,一定搵到,你諗下,咁多同志企左出黎,實搵到啦。」這些教友不明白為什麼教區找不到同志代表加入。

他們認為,教區同志牧民小組沒有同志在內,是沒有用的,達不到效果的,非同志很難真正了解同志的困難,「只係聚埋一班相同相似睇法既人大家係到圍威喂,只會係加強佢地個既有立場同埋觀念。」(編按:主教公署於二○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重組教區婚姻及家庭牧民委員會,天主教香港教區關顧同性吸引人士牧民小組現已解散)

「如果要天主教友先可以加入,康貴華都唔係教徒,但都入左個小組。」康醫生是明光社董事及新造的人協會主席,以提倡改變性傾向治療聞名,雖然他多次否認,卻已引起同志普遍不信任此人。教會作為牧者,湯漢樞機在牧函中說:教會視每個人為牧民關顧的主體,而非客體,不判斷、也不譴責。

「我都明白,教會高層好想同行,但我教會朋友當中,我覺得好難經歷到呢種同行,基本上感覺唔到善意。」Bernadette說。

待續。。。

【永遠不出來?】(三)無性行為就無問題?專訪短暫的牧民小組

【永遠不出來?】天主教同志教友眼中的教會系列(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