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曙暉焦點】政治力量分裂 民主路舉步維艱

【曙暉焦點】政治力量分裂 民主路舉步維艱

文:Steve

今年支聯會六四晚會中, 相信大家都會發覺跟過去往年的有所不同。 火燒基本法,高唱撐起雨傘,人數大幅減少,種種現象是否代表了香港人對六四熱情有所減退?

筆者認為, 這與後雨傘運動時代的社會政治環境不無關係。。自從去年的雨傘運動結束後,公民社會(civil society)和政治社會 (political society) 內部分化加劇,大專學生會亦爆發退聯潮,港大、城大、浸大、理大相繼退出,學聯分崩離析,令其學運組織及動員力大減。另一方面,政治社會 (political society)中的泛民陣營內部亦出現路線上分歧,傳統泛民政黨/政治團體爭取民主路線續漸被年青雨傘族所離棄,泛民陣營內部的支持者更為傾向支持進取路線的後雨傘政黨及論政團體。

支聯會在公民/政治社會上作為一個採取較為傳統路線的團體,難免會慢慢地被孤立,尤其是在部份年青人眼中禮儀式悼念成份多於實際意義的六四晚會。相反,港大學生會所舉辦的六四悼念集會和本土民主論壇可能在部份年青雨傘族眼中來得更有實際意義。再者,近年冒起、倡議香港人優先的本土派,積極提倡將本港民主議題與中國大陸民主進程割裂,更加是令到以建設民主中國為最大目標的支聯會六四晚會人數大減。也正是因為以上種種,今年六四晚會才需要火燒基本法,高唱撐起雨傘,目的大概是希望吸納本土派及主張self-representation 等新興政治力量支持。但可惜的是以上種種一方面不但未能擊中問題核心,另一方面更被部份泛民政治社會成員批評。

總括而言,筆者覺得公民社會和政治社會在後雨傘時代的各種不同聲音雖然可以增加意見的多元性,但長期的分裂定會對香港民主進程做成不良影響。正如馬嶽教授在一篇論文中所說,兩者的內部分化一方面令獨立的公民社會組織更易被政府分化及吸納,另一方面,更難在抗爭時團結和聯合公民社會的力量和資源。再加上公民社會,政治社會長久以來的分歧及差異,前面的民主路,將會更難行。

(註:題為編輯所擬)

參考資料:

Ma, N. (2008). Civil Society and Democratization in Hong Kong.

 

 

相關文章

About jeremy
Jeremy,曙暉編委會成員,閒時熱愛寫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