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稿】「尊重」這個小學生都懂的概念,真的有這麼難嗎?

今早以曙暉記者身分採訪三子自首,算是我這至今平凡的一生中親眼捕捉過的最大場面,雖然一小時前的慷慨自首變成一小時後的不獲起訴是有點反高潮。(並不是說我想他們在警署被磨難;這只說明了政府想我們頭破血流、永遠噤聲,多於想我們坐牢。)

為我這個初來報到的「小記者」來說最震撼的,卻不是這個大場面,而是陪襯這大場面,相隔二十米的小風景。

當我一踏足中區警署,聽到的便是此起彼落的口號:
「戴耀廷,歷史罪人!」「朱耀明,正一神棍!」「陳日君,出賣上帝!」「垃圾!」「收黑金!」


不難預料,這是偲嫣BB和「正義聯盟」帶著麥克風,高聲「歡送」三子。礙於要霸住最佳拍攝位置,我不能不留在他們的正對面聽他們的叫喊。半小時後,三子及樞機走進警署,當然被他們「噓爆」,加上接連不斷的口號聲和叫罵聲,彷如五雷轟頂,霸氣盡露。

拍下了這「歷史一刻」後,我便走到了一個灌木叢之隔的地方,其餘的自首者在那裡準備投案。他們的隊伍旁,有三、四位女士舉著標語。我看到其中一位(下圖右),紅著眼眶,邊哽咽邊小聲地叫:「自首不認命,我要真普選。」旁人都在拍她的肩膀,給她遞紙巾。那一刻,她微弱的聲音,比廿米外仍持續著的叫囂聲更響亮,更震撼著我。

自「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的意念提出後,我們的社會便充斥著這些叫囂聲。無的放矢的攻擊、聲大夾惡的謾罵、不負責任的誣陷、幸災樂禍的恥笑。換來的是甚麼?是廿米外更多人的低聲嗚噎。這些聲響,彷似咒語一般,使這廿米中間的灌木叢不斷長高,枝椏也不斷變粗,化為銅牆鐵壁,把這片土地一分為二。

講了這麼多,其實只是想說,多那麼一點的尊重,真的有這麼難嗎?就以三子為例,姑勿論他們功過如何,他們本在象牙塔中與世無爭,為了心中的理想卻捨棄平靜的生活,甘願讓腳鐐鎖上自己,更走到我城每一個人的顯微鏡中,受盡各種批評。服從國家機器者更對他們恣意抵譭、辱罵;雨傘運動開始後甚至受同路人的質疑、白眼。這樣為他們來說,合理嗎?人道嗎?

可否當每一個人是人,而不是a mass of noise-making particles?
在現在的社會,以上這人基本應得的待遇,好像也變成了一種奢侈。在政治議題上,批評當然是應該的,可是缺了那份基本的尊重,便變成了傷人的刀劍、摧毀人靈的炮彈,製造不必要的仇恨。

這仇恨不會令你更好過,反而把你吞噬到萬劫不復之境;看到這而好過的,只有「那個誰」。
尊重這個小學生都懂的概念,真的有這麼難嗎?


我無意為三子講好說話,也不願評論自首是否真是「不認命」,這只是我這多月來的感受。我只是希望,這個社會能成為一個讓人能作為一個真正的人生活的社會。這包括著人對人的尊重,也包括制度對人的尊重。

(按:標題為編輯所加)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