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曙暉來稿】大時代下的小鏡頭——曙暉即時

《曙暉》記者證 私密:大時代下的小鏡頭——曙暉即時

文:尼古拉斯

半年前的凌晨,曙暉成員參與完聯會開學彌撒後,看到電視直播,就衝入政總,一守就通宵,「曙暉即時」應運而生。

這張記者證還過得去吧?無錯,你猜對了,是雨傘運動期間低成本趕急製成的。十個膠套,十條紅繩,Photoshop,聯會印章,一個晚上完工。如此土炮、匆忙、簡陋。

為何要製作?因為怕被人拉、怕被人打。

大司祭就有關他的門徒和他的教義審問耶穌。 耶穌答覆他說:「我向來公開地對世人講話,我常常在會堂和聖殿內,即眾猶太人所聚集的 地方施教,在暗地裏我並沒有講過什麼。 你為什麼問我?你問那些聽過我的人,我給他們講了什麼;他們知道我所說的。」 他剛說完這話,侍立在旁的一個差役就給了耶穌一個耳光說:「你就這樣答覆大司祭嗎?」

耶穌答覆他說:我若說得不對,你指證那裏不對;若對,你為什麼打我?」【若18:19-23】

當時社交網絡上幾乎晚晚出現頭破血流的記者,而我每次見到這些照片,腦海就浮現出這句聖經。如果記者報導不正確,請指證失實之處;如果記者報導正確,為什麼打記者?曙暉編輯委員會中不少人是新聞系學生,雨傘運動之中,我們第一次真正明白到「記者會被人打、被人拉」,曙暉因此趕製記者證,派發予各成員,不為形象,只求眾人平安而去,平安而回。

警察一靠近,成千學生即高舉雙手。

警察一靠近,成千學生即高舉雙手。李明佑攝

如果如此危險,為何還要前往採訪?確實,難以解釋。曙暉本來就是非牟利學生團體,印刷費都成問題,遑論津貼記者採訪,倒貼車費膳食司空見慣,而且曙暉並非大專院校實習刊物,「博到盡」亦無助加入大媒體名成利就。何況當時剛重新組成委員會,成員才剛完成復刊號製作,正疲憊不堪,就算某些人覺得採訪很「型」,至少筆者和即時小隊留守期間提心吊膽。

當時各種訊息瘋狂流傳,甚至流傳警方將以六七暴動規格清場。場內腥風血雨,滿城肅殺之氣,留守,絕不是理性分析所得決定,大概都是出於傳媒工作者的一份使命感。

當時,我們和很多青年一樣,見局勢風雲色變,總想幹點什麼。除了佔領、留守,大概只有拿起鏡頭,實踐我們的專業訓練,走上前去紀錄。

感謝夥伴們,自雨傘運動開始,一直長期緊貼現況,自催淚彈、到旺角衝突、金鐘祈禱區、連夜趕製警方封鎖地圖、佔領運動街頭宣傳、樞機爺爺自首、到雨傘運動特刊出版,一起見證,屬於我們的時代。

未來,或更黑喑、更絕望、更多衝突、更多撕裂;天主,使我們作你傳播的工具。

《曙暉》記者證

《曙暉》記者證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