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不出來?】天主教同志教友眼中的教會系列(一)

天主愛所有人,天主也愛同志。天主教會對外也是不斷強調自己不會歧視,會本著天主教徒的愛德接納每一個人,但這些弟兄卻形容,教會像一道牆,阻礙他們接近天主。

教區的牧函帶有雞姦字眼,同志教友指教會過份強調性行為,感到被冒犯。

記者:林建忠、李明佑

這一系列中,我們討論教會內的同性戀弟兄。這是一個極其複雜而敏感的議題,一方面教會以至教理確是明明白白要愛罪人,愛所有人,不能歧視,但事實上又是怎麼的一回事?同性戀弟兄又是否認同教會有恰當地牧養他們呢?

主教公署於二○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表示會重組教區婚姻及家庭牧民委員會,天主教香港教區關顧同性吸引人士牧民小組將會解散,在這之前,我們訪問了小組關於他們的工作和教會對同性戀人士的定位,或許我們可以從雙方的述說中,為上述的問題尋找答案。

那是平安夜,Fatima到教堂參加子夜彌撒。莊嚴肅穆的管風琴音樂伴奏之下,教堂裡傳來合唱團悠揚,清澈,洪亮的歌聲。

彌撒仍未開始,合唱團在練歌,為十二點舉行的子夜彌撒做準備。自小便領洗的Fatima,走上台階,踏入聖堂大門,條件反射般看著櫃上的告示,湯漢樞機的牧函被放在最當眼處。

教區的牧函帶有雞姦字眼,同志教友指教會過份強調性行為,感到被冒犯。

教區的牧函帶有雞姦字眼,同志教友指教會過份強調性行為感到冒犯。

淡黃色的封面,印著一行細明體的大字「宣揚並活出家庭福音」。

打開牧函一看「教會教導我們,儘管同性戀行為(包括成年人,不論是同性戀者、異性戀者或雙性戀者,在同意下所進行的雞姦)本質上違反道德秩序,但是同性戀傾向本身並非罪惡。再者,在一個人面對同性戀傾向的情況下,這個人不稱為『錯亂者』。」

本來平靜的心情,好像被投進了巨石,激起千重浪。「我只係想返聖堂望子夜彌撒,同耶穌慶祝生日,但我見到既就係呢啲說話。」

同志教友眼中的教會

身為衣櫃內同志及天主教徒雙重身份,她表示,在天主教會內的經歷,使她對天主教會一些人口說愛同志,但平日行為卻很誠實的言行不一感受特別深。

地方畀同志 塔冷通被杯葛

「同情」是由天主教徒在2014年創立的同志團體,團體代表Bernadette向《曙暉》表示,希望同志,特別是天主教的,領了洗的,可以有一個空間「做返自己,至少係呢個團體入面,可以無所顧忌,真真正正做返自己。」

「你唔係同志,可能你唔會相信,好多同志,一生之中,對自己最親既朋友,甚至係自己既爸爸媽媽,兄弟姐妹,都唔可以坦白,都唔可以做自己,果種孤獨既感覺唔係同志唔會明。」

組織成立初期便碰到困難。他們想舉辦聚會,同志教友們聚首一堂,講東講西。因為團體有天主教性質,他們希望在一個有天主教氛圍的地方,但又不可能在堂區聖堂搞聚會。

「如果我係堂區搞,咪個個都知我係同志,咁仲邊有人肯嚟?」

於是他們便借用塔冷通心靈書舍聚會,書舍一向公開予各種團體舉行活動,負責人爽快應允該團體的申請。

有教友知悉事件後大怒,質問書舍負責人為何要借地方給「那種人」,揚言會號召杯葛塔冷通心靈書舍。

Bernadette語帶憤慨,不解道:「我真係唔明囉,如果唔係偏見,點會有啲咁既唔公平呢?借地方咋喎。」「真係無諗到借場咁簡單一件事,會搞到畀人杯葛。」

「你諗下,教會有善會,佢地借地方其實都係一件好簡單既事,唔需要擔心任何既排斥,被騷擾等,作為同志天主教友,要受多一份欺壓同歧視。」 Fatima說。

塔冷通書舍雖然有天主教背景,書舍卻是開放的,不問立場背景,借予各團體,提供香港人一個公共討論空間。香企容攝

塔冷通書舍雖然有天主教背景,書舍卻是開放的,不問立場背景,借予各團體,提供香港人一個公共討論空間。香企容攝

得悉事件,記者馬上向塔冷通心靈書舍老闆楊孝明查問,證實確所言非虛。

楊先生指,知悉最少有兩個天主教友組成的團體有不滿,並在Whatsapp 群組內呼籲不要光顧。相關團體的影響力大小、人數多少難以確定,幸好事件最終不了了之,書店經營未有受太大影響。

「主要係有啲天主教團體對呢啲…反應有啲…我都唔識形容。」楊先生指不會介意相關言論,塔冷通繼續會是一個開放的平台,並歡迎各團體使用書店場地舉辦活動。「除非佢真係勢力大到我執粒,咁我無辦法,如果唔係我地有好多野都唔講得,好多野都唔做得。」

 

待續。。。

【永遠不出來?】(三)無性行為就無問題?專訪短暫的牧民小組

永遠不出來?天主教同志教友眼中的教會系列(二):划到深處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