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曙暉專題】後記:香港天主教大學—需要?值得?可行?

前無需求     後繼無人?

現時明愛專上學院學生約有3000人,尚未到達校舍承受能力頂峰,又是否有真正需要開設新校舍?開設新學科後又是否能吸引足夠學生?更重要問題在於現時明愛主力希望開辦設計學及護理學範疇課程,前者職業訓練局轄下香港知專設計學院每年大量收生,後者東華學院更年亦積極發展相同科目,明愛又如何與兩者競爭?

耶穌會:自由教育   不切實際?

筆者絕不敢否定自由教育價值,正如前述,大多推行自由教育之學府均名列前茅,畢業生薪酬亦高踞榜首,但一眾「怪獸家長」們又能否接受?近年香港家長越來越替子女著緊,為孩子們安排一切,不惜一擲千金報讀大小補習興趣班,只為讓孩子取得名校一席之位,但願孩子飛黃騰達;自由教育毫不著重專科訓練,不能保證畢業後馬上就業,家長們會否「收貨」?即使家長放心,學生又是否適應?一向慣於接受「填鴨式教育」的應試機器,面對廣大的學習範圍,會否摸不著頭腦?此說並非杞人憂天,港府近年推行的「通識教育」正是針對此問題,但香港學生卻被發現「通通都唔識」,更有報章調查發現大學生不閱讀參考書,只溫習教授筆記講義,但求「過三爆四」,不求理解只求高分,職業教育下尚且如此,如何容得下博覽群書的「自由教育」?

本專訪中兩位記者分別就讀香港樹仁大學及珠海學院,均屬私立大專院校,我們十分明白私立專上院校對香港學生的意義,同樣希望有更多大專學位,讓更多香港學生有機會接受專上教育;但正正由於我們就讀私立大專,更了解私立專上學院由創辦、營運以致升格正名大學均險阻重重,所以更關注到底是否需要、是否值得、是否可行投放大量資源成立公教大學?筆者無意對辦學團體惡意刁難批評,更由衷對神父教授們的熱誠致以最高敬意,但只希望在籌備工作似是如火如荼的當下,提出一些疑問,希望引起關注及討論。在此僅祝願公教大專籌備工作一切順利,天主教專上教育的未來,讓我們拭目以待。

相關文章